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雪峰山旅游---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首页公司动态旅游资讯雪峰山文化在线预订旅游服务外媒关注旅游图库旅游攻略旅游音乐
山背花瑶梯田
阳雀坡古村落
穿岩山森林公园
雁鹅界古村落
枫香瑶寨
猪栏酒吧
大花瑶景区
5D玻璃桥
情侣谷
餐饮服务
景区住宿
交通出行
旅游线路
购物休闲
娱乐活动
    和山水组合约好在张家界旅游研究院见个面,一见之下,就知道这是地地道道的湘西种。他们身上那种随性自然,不作不假不虚不伪的气息扑面而来。和本土诸多国产歌手“一阔就变脸”的装逼相比,那简直就是刮进了一阵山风,真爽。……
    黎明同志和怀化市雪峰文化研究会多次邀请我回雪峰山看看。6月2日我完成湖南省文联主席的职务交接后,第一个念头就是重返雪峰山。这个心愿不到一个月就得到了实现。雪峰山是一块真正的宝地!我这样说,肯定带有一点特别的情感。借用孙健忠1984年回雪峰山时的话说:“这里是我灵魂的故...……
    端午刚过,退休后住居在广州,著书立说的《社会主义五百年》、《邓小平的遗产》作者、老领导于幼军携夫人乘高铁再次来到湖南雪峰山自费度假兼带考察。 ……
    抗战古村阳雀坡景区,不仅在央视频全网首播,还拿下了app的开屏推荐!本周日和下周日晚上十点会在央视四套播出(上下集),大小屏配合扩大节目影响力~台网互动,形成全媒体矩阵。 ……
    现在地摊时兴,全国一片叫好!我认为这背后的逻辑更适合旅游业,是文旅融合发展的需要。人们旅游的观念正在发生变化,过去是拼团跟旅行社走 ……
    溆浦与安化相邻,但是因为分属两个不同地市,我对溆浦了解不多,只有那里的油菜花,一片一片,铺天盖地,在我的记忆里芬芳。 第一次去溆浦县水隘乡拍摄油菜花,已经过去了十年。出了安化县境,转几个弯,黄灿灿的油菜花就在路边铺展,亮晃晃的,一直绵延到目光所及的最远处。从那一年...……
    5月11-12日,邵阳市主管文化和旅游工作的副市长李华和率市政府办、文旅局和隆回县相关负责人,深入雪峰山大花瑶景区考察调研,就筹备办好“2020湖南(夏季)乡村文化旅游节”活动进行督促落实。 自2016年以来,湖南按春、夏、秋、冬四季,突出“花季春游”“清凉世界”“金秋彩林”和...……
    随着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公司进驻开发山背梯田以来,聚焦了越来越多的来自全国甚至国外媒体的目光聚焦,央视的《外国人在中国》节目打造山背专题节目,国内首条徒步国际化标准线路打造,山背梯田也是线路上非常重要的一段里程,相信随着越来越多人的了解,山背梯田魅力会更多的展现在...……
    ——湖南省国际山地度假旅游研讨会在长沙举行,各路文旅大咖力举把雪峰山高山台地打造成国际化的山地休闲度假旅游目的地春日暖阳之下,雪峰 ……
    4月10日下午,九辆豪华大巴依次缓缓地停在国家级4A景区穿岩山森林公园茶马古道景点的停车场,从车上下来320多个身穿红马甲的特殊游客。这个 ……
     雪峰山大花瑶景区以其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深厚的历史文化沉淀及绚烂的少数民族特色文化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它是“锦绣潇湘 神韵雪峰”精品旅游线路的组成部分。那么这里究竟有什么好玩的呢?跟着小编来看看吧!……
    明天就是春分了,你是不是也感受到了春分带来的变化呢?春分这个时节虽然不像谷雨那样轰轰烈烈地孕育生机,奢谈江山、把握明媚,但拦腰抱住 ……
    2017年6月,省委书记杜家毫考察雪峰山旅游后批示:雪峰山资源丰富,省旅发委要认真规划,各地区应协调推进,精准精细做好旅游扶贫富民大文 ……
    摘要:精准扶贫已成为中国国家减贫战略方面的核心工程,然而,开展山区乡村旅游减贫的一个难点问题是如何有效整合山区特有的资源,提升资源 ……
    【北京市广播电视局我和我的祖国纪录短片优秀奖——湖南雪峰山旅游扶贫发展纪实——文化和旅游部与文旅全媒体联合出品】在雪峰山深处,藏匿 ……
    http: hnrb voc com cn hnrb_epaper html 2019-08 22 content_1407382 htm?div=4……
    著名旅游板块学专家游碧竹老人如是说湖南省旅游局首任局长、省政协原副主席、著名旅游板块学专家、锦绣潇湘 神韵雪峰倡导者、80高龄的游碧 ……
    雪峰山,江南的青藏高原。这里山有多高,水有多高。更为神奇的是在海拔1600多米的山巅,茂林丛中,隐藏着一双美的不能再美的高山湖泊,周围 ……
    主办:湖南教育报刊集团《小学生导刊》编辑部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华诞,湖南教育报刊集团《小学 ……
     雪峰山的春天,是人间的童话!那破壳而出的新万物会迅速唤醒你所有的感觉。雪峰山的春天,它也是人间的神,此刻我站在天际边,听它说 ……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上传时间:
2019-05-27 16:10:55
文章来源: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但凡去过穿岩山的人无一不被其山势所震撼,一峰突兀,群山怒拥,层峦叠翠,千岩壁立。当朝阳从云层中露出的万丈光芒,照耀在穿岩山上褶褶生辉,让人甘愿忘记繁华,静守平淡。山顶吹过的淡淡凉风一如似水年华,似曾远去,又仿若昨天。

      这般美丽的穿岩山位于雪峰山东麓溆水上游的二都河畔,地处溆浦县统溪河镇境内。

      雪峰山是湖南最大的山,它位于湖南中西部,自北而南绵延800余里。它东与罗霄山相望,西北与武陵山毗邻,北抵洞庭,南接五岭,三面被武陵山——云贵高原、罗宵山脉,以及南岭山系所环绕。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据地方志记载:今雪峰山在宋代称梅山,而梅山是由芈(mi)山”音转而来。“芈山”是楚人居住之地,故又称“楚山”。“楚山”之前叫“会稽山”,“会稽山”之前与武陵山合称“昆仑山。”

       据古史传说,昆仑山是一座神山,汉儒认为其地在今西北青藏高原,但概无考据,不足为信。不过,昆仑山作为神山的认知在国人心中确是根深蒂固的,因为在文字尚未成熟之前,神话传说是唤起民众对中华远古历史追思的唯一载体。

       传说中的神山昆仑是人间仙境,其上有增城九重、悬圃、凉风、樊桐等不同山域,有珠树、玉树、琁树、不死树和绛树、碧树、瑶树等丛林,还有供食用的木禾和蟠桃。而其中的悬圃,更是天帝众神在凡界的居所。在那里不但有把门的开明兽,而且还有精美的倾宫、旋室、金台、玉楼、瑶池等各式建筑,以及供众神上下天庭的建木(天梯)和天柱。昆仑传说中的这些景象皆散见于战国至汉晋年间的诸多图籍。诸如:

     《山海经·西山经》:“昆仑之丘,是实为帝之下都。”

     《山海经·大荒西经》:“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

     《山海经·海内西经》:“昆仑之墟在西北,方八百里,高万仞,面有九门,门有开明之兽守之。”

     《淮南子·坠形训》:“禹乃以息土填洪水以为名山,掘昆仑虚以下地,中有增城九重,其高万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上有木禾,其修五寻,珠树、玉树、琁树、不死树在其西,沙棠、琅玕在其东,绛树在其南,碧树、瑶树在其北。旁有四百四十门,门间四里,里间九纯,纯丈五尺。旁有九井玉横,维其西北之隅,北门开以内不周之风,倾宫、旋室、县圃、凉风、樊桐在昆仑阊阖之中,是其疏圃。……昆仑之丘,或上倍之,是谓凉风之山,登之而不死。或上倍之,是谓悬圃,登之乃灵,能使风雨。或上倍之,乃维上天,登之乃神,是谓太帝之居。扶木在阳州,日之所费。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若木在建木西,末有十日,其华照下地。”

     《河图括地象》:“昆仑在西北,其高万一千里,上有琼玉之树。”

     《山海经图赞》:“昆仑月精,水之灵符......嵘然中峙,号曰天柱”。

       正因如此,自古以来,我中华民族皆尊昆仑山为“万山之宗”,并称其为“龙山”、“祖龙”或“龙脉之祖”,笃信昆仑是中华文明的祖源地。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可是,这令人产生无限遐想的神山昆仑究竟何在?它是否如汉儒所言在西北的青藏高原?恐怕未必!因为昆仑神话的产生离不开它所倚仗的文化背景。从现有典籍看,昆仑神话虽盛传于战国,但其在民间的流播或许要早得多。我们若从反映先秦民众世界观和精神思想的中华文学全面考察,不难发现代表当时中华文坛的学派实分为以《楚辞》和《诗经》为代表的南、北二系。其中北系之《诗经》,凡言情、言事、咏物,皆不离现实主义的朴实与雅致,大有“子不语怪力乱神”的风韵。而南系之《楚辞》却是另一番光景,字里行间充满了狂野、刚烈、激情与奔放,突显出交织现实与畅想的浪漫情怀。奇幻诡谲的昆仑神话也正是最先被《楚辞》所录而发杨光大的。众所周知,自来文人墨客,皆以诗言志,而触景生情则是激发其诗兴的源泉。由此可见,屈赋所言之昆仑神山很可能就在屈原所游历的或他所熟悉南方山区。

      屈原在其辞赋中,曾几度提到过昆仑悬圃,且首见于《离骚》。其辞云:“朝发轫于苍梧兮,余夕至乎悬圃,欲少留此灵琐兮,日忽忽其将暮。”《离骚》是屈原遭楚怀王(十六年)疏远离开郢都以后所作,在这部长达三百七十三句的长篇史诗中,他叙述了自己的家世和政治抱负,以及因遭迫害而失意的忧思与愤懑之情。在一切都已成泡影以后,他幻想自己有如神话中的仙子,驾着龙凤去神界漫游,向天帝倾诉苦衷。幻想着自己早晨离开苍梧,日暮时分就到了昆仑悬圃。这诗中的苍梧,在战国时代就位于今雪峰山南端的南岭山系一带。从苍梧到悬圃,朝发夕至,虽辞有夸张,但二地当不至太远,或许邻近。在自然地理上,与苍梧南岭山系联系最为密切的则是雪峰山。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屈原在辞赋中再次提到登昆仑悬圃,是在其被楚顷襄王流放至江南时所作的《涉江》序曲中。其辞云:“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带长铗之陆离兮,冠切云之崔嵬……驾青虬兮骖白螭,吾与重华游兮瑶之圃。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

       意思是说他穿着奇服,佩着长剑,戴着切云冠饰,欲驾青虬、白螭与重华(舜帝)去神游悬圃、瑶池,期望登昆仑食玉英与天地同寿。其路径实际上与《离骚》所述类同,也是从苍梧去昆仑悬圃。帝舜葬苍梧之野的传说由来已久,从远古至先秦深入民心,故司马迁的《史记》有明确记载。且考古发掘的长沙马王堆第三号汉墓所出长沙国南部地形图上也在这里绘有舜帝陵标识,本世纪初在舜帝陵附近也的确发掘出汉代以来的庙宇房基。那么,屈原幻想与舜帝登昆仑游悬圃的陈辞,实透露了这个人间仙境所在位置的一些指向性信息。

       屈原在《涉江》序曲中说完欲与重华神游昆仑悬圃后,接着话锋一转,叙述了他的实际行程:“哀南夷之莫吾知兮,旦余济乎江湘……乘鄂渚余反顾兮……乘舲船余上沅兮……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苟余心其端直兮,虽僻远之何伤。入溆浦余儃徊兮,迷不知吾所如。深林杳以冥冥兮,猿狖之所居。山峻高以蔽日兮,下幽晦以多雨。”屈原并未去苍梧,而是怀着悲怆的心情渡过长江,然后经湘江下游,转道溯沅水到了目的地溆浦,沿途目睹了雪峰山林深山峻、幽晦多雨的景象与气候。有学者考证,屈原来溆浦大约在这里居住了九年时间,他人生中最为瑰丽的传世遗篇《九歌》、《天问》写就于此。屈原为何要来偏远的溆浦并久居于此?这是否与他长期以来的某个心结有关?我们概莫能知。但欲从溆浦地名的音义辨析,似又可觉察出些许可能的缘由。顾名思义,溆浦之名可释为溆水之滨。而欲从溆浦(xù pǔ)的读音思辨,却恰与屈原屡屡提到的想要神游的悬圃(xuán pǔ)近同,莫非溆浦地名的最初来源本与传说中的悬圃相系?难道它仅是偶然的巧合?当然,这种语音学的辨析不一定就反映了溆浦名称来由的故实,也不能断言其就是屈原前来溆浦的动因,但语音学辨析对古史地名的来源与演变研究确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却是毋庸置疑的。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屈原在溆浦还写了名篇《山鬼》,描绘了一位时而身披薜荔、腰系女萝,时而身披石兰、腰系杜衡、既含睇又宜笑的窈窕美女。而这个山鬼美女的原型却并不是现实中的村姑,而是至今仍保留在雪峰山溆水岸边穿岩山洞垴崖壁上的天然岩石山鬼像,她是屈原跋山涉水前往今穿岩山一带旅行的物证。他为什么不畏艰辛非要来此林深泉幽的千峰万壑之地呢?恐怕并不只是为了观赏那山鬼的芳容,而是为了探求其长久以来所期盼的昆仑悬圃真相。在来溆浦之前,他或许早已听闻了关于昆仑悬圃所在地望的传说,他想来此圣地探个究竟。可是,如今身在其境,却并没有观看到传说中那令人神往的悬圃奇观。他疑惑了!他激越了!为舒泻愁思,于是乎诗兴大发,挥笔写就了《天问》长卷。他从天地日月山川、阴阳鸟兽灵异,到三皇五帝夏后商周、人间世事,一口气提出了一百七十二个不解之谜。而其中的“昆仑悬圃,其凥安在?增城九重,其高几里”联句,就是他当下叩问上苍的最大困惑。人们不是说这里就是昆仑悬圃的所在吗?我怎么没找着?它到底坐落在什么地方呢?其实,屈原未能找着它是再正常不过了。因为传说中的昆仑悬圃毕竟相去年代太久远了,即便有其真迹,也因自然力的长年浸蚀而湮没无存了,更何况昆仑之广大、之险峻,非常人脚力所能及,凭三闾大夫的文弱之躯又焉能登上那层峦陡峭的昆仑之巅呢?虽然如此,但它并不妨碍后世民众对神山昆仑悬圃的继续追寻与探索。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值得庆幸的是,在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考古工作者在距穿岩山不远的雪峰山西侧今洪江市(原黔阳县)岔头乡一个叫高庙的地点,发现了能使人们重新认知远古传说所言昆仑悬圃的宝贵遗存,并被命名为高庙文化,其年代上限已接近距今8000年。在这里不仅发现了用于祭祀天地神灵的大型祭坛和用于陈设的精美白陶祭器,而且还在那些祭器上发现了天帝太阳神、龙神、凤鸟神和山神、城垛等写实性的艺术图像,以及用于制作太阳历的八角星日晷图像。这些宗教艺术题材在迄今为止同时期的中华远古遗存中,无论其内容和构图方式都具有初创性的意义。尤其是昆仑神话中最核心的元素天帝(太帝或称太一),以及为帝服务的龙、凤等系列神灵图像均在高庙文化遗存中完美地呈现出来。这里还发现了薏苡,也就是《山海经·海内西经》所载昆仑之虚上的木禾(盛产于今湘、桂、川、黔诸省区,在西北青藏高原不能成活)。还发现了供众帝所自上下天庭的建木天梯图像。《淮南子·坠形训》和《山海经·海内经》曾专门讲到这种巨木,并说“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这个“都广”就在南岭及其附近区域,与北回归线邻近。所以,当夏至日及其前后几天的中午太阳直射到建木顶端时,其投影就与建木俯视投影相重合,呈现出日中无影的形态,这一自然现象在青藏高原是不可能发生的。种种迹象表明:高庙文化先民不仅是中国远古神系的初创者,而且是昆仑神话的原创者,同时也是中华文明发源的奠基人。由此可知,以雪峰山为中心的高庙文化分布区,就是中华远古时代昆仑神话的原生地。屈原当年深感困惑的昆仑悬圃,在久经风雨沧桑后,终于让世人知晓了它的本真!因此,我们有责任将它科学地复原,向公众讲述这个尘封了数千年的故事,一同来分享咱中华远祖的无上荣光!

       溆浦,穿岩山,这个曾令诗人屈原魂牵梦萦的朝圣之地,宛如仙境的昆仑悬圃即将在这里展现!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穿岩山与屈赋昆仑悬圃
 
版权所有: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本站任何内容
联系地址: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西湖流金广场24楼 联系电话:0745-3336303
网站技术支持:雪峰山旅游宣传部